Apr 27 2019
五点从办公室出来,拐进巷子,迂回的通道两边挂着 F1 赛车海报,阴云发酵着暴雨,知了也烦躁起来。我加快脚步,祈祷能赶上六点的末班车。等到跨过栅栏,脚下传来大巴发动机的微微颤抖,才感到口干舌燥,应该在途 … <乌镇>

post
Apr 5 2019

湿疹 / 可能是对悬浮在阳光中的花粉过敏,我患上了过敏性湿疹。小时候经常荨麻疹,大概留下了诸多可爱的抗体,以致现在对皮肤类疾病总有无畏的自信,我感觉这湿疹快好了。

tweet
Dec 25 2018

煮咖喱的时候,得不停地搅拌,像是熬毒药的老巫婆。

tweet

Oct 30 2018
六月的时候,从表哥那里领养了一只流浪的橘猫,我们给它起了个新名字:十七。 十七的脸很有轮廓,白色眼眶看起来很有精神也很高傲。尾巴末端有一个拐角,嫂子说是小时候被欺负踩断了尾巴,也因此变得怕人,只要动作 … <十七>

post
Aug 22 2018

沉默在时间里发酵,里面有一只腐蚀伤口的怪物。

tweet
Jun 8 2018

等红绿灯的时候,一只白色蝴蝶轻轻传过车流,飞向对面的寺庙了。这时我听着 toe 乐队的『メトロノーム』,差点哭出来。

/ 停车的小区门口,桂花撒了一地,车轮碾过后,散发出闷闷的甜味。

tweet
Jun 7 2018

窗外空调不知疲倦,和冰箱一起发出低沉的噪音。对面工地的大灯掩盖掉月光,斜斜地照射进来打在衣柜上,向一面镜子。

在均匀的呼吸声中,我却难过起来。

tweet

Jun 2 2018
离开重庆时,凯鲁亚克门口的樱花刚开,风一吹,簌簌地飘落到草坪和马路。四季轮转,转眼到了初夏,虽然还没听到蝉鸣,可上海已经道别梅雨,准备好升温了。 我开始适应新工作。Vincent … <上海>

post
Apr 10 2018

窗外暖融融的栏杆上,飞来一只年轻的斑鸠,迎着阳光翻晒着翅膀。

tweet
Apr 6 2018

吃了五个芒果,煮了一个玉米,读了一篇 paper,睡了两次午觉,看了一部电影。可还是难受得不行。

我准备挂完胡子出去走走。

twe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