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 27 2019
五点从办公室出来,拐进巷子,迂回的通道两边挂着 F1 赛车海报,阴云发酵着暴雨,知了也烦躁起来。我加快脚步,祈祷能赶上六点的末班车。等到跨过栅栏,脚下传来大巴发动机的微微颤抖,才感到口干舌燥,应该在途 … <乌镇>

post

Feb 27 2019
zz 搬走后,我说:『 我要删除微信了,保重 』。按下删除,眼泪止不住的涌出,我开始放声大哭。 17 年末,正忙于找工作,在一个依旧灰蒙蒙的下午,我抱着笔记本匆匆钻进凯鲁亚克开始远程面试,等到完成,已 … <再见>

post

Oct 30 2018
六月的时候,从表哥那里领养了一只流浪的橘猫,我们给它起了个新名字:十七。 十七的脸很有轮廓,白色眼眶看起来很有精神也很高傲。尾巴末端有一个拐角,嫂子说是小时候被欺负踩断了尾巴,也因此变得怕人,只要动作 … <十七>

post

Jun 2 2018
离开重庆时,凯鲁亚克门口的樱花刚开,风一吹,簌簌地飘落到草坪和马路。四季轮转,转眼到了初夏,虽然还没听到蝉鸣,可上海已经道别梅雨,准备好升温了。 我开始适应新工作。Vincent … <上海>

post

Sep 10 2017
起床后,空气混着泥土的腥味,窗外湿漉漉一片。7、8月的酷暑被每晚偷偷洒落的雨水消磨殆尽。快到中午时,我开始想做生态瓶。等到吃过午饭,我便挎着包往南山而去。 刚踏上黄桷古道,就又开始飘起雨来。我边祈祷着 … <采集>

post

Aug 31 2017
到八月末,刮了几场大风,夹杂着短暂猛烈的雨水,夏天开始有冷却趋势。 与此同时,很多同事离职,离开重庆的计划多半被提前了。我还未曾见过海, 或许会因此往南走,去年天津出差本有机会,可惜没时间走到海滩,只 … <困惑>

post

Jul 14 2017
入伏后,温度迅速飙高, 6 月的雨水一下子被吸干,化作湿气混杂在热浪中。 和气温相反,食欲变得萎靡不振,饭量只有冬天的一半了。好在有食堂供应的西瓜块和白菜汤,能勉强吃下一两米饭。不过夏天倒是很容易吃到 … <七月>

post

Jun 18 2017
一个炎热的午后,我伫立在路口,望着来往车辆和行人,不知去向何处。难闻的汽车尾气和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让人感到难受。半小时后,我的腿开始发麻,于是我走回家,打开房门,重重躺在床上,头开始昏沉起来。 这是西 … <空虚>

post

May 26 2017
临近午夜,火车穿过路桥,拉响风笛,发出柔和的叫声。对面走廊的路灯透过窗户照在枕头上,宛如月光。 我翻过身,用被子盖住眼睛,想要忘却黑猫的故事。 <黑猫>

post

May 20 2017
等到5月,天渐渐热起来。于是我从墙角翻出凉席,趁着洗澡胡乱刷几下,竖立起晾在客厅,这时蝉鸣还未开始。 <夏天>

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