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 13 2021

我来到一座小岛旅游散步,

离开港口时,一张醒目的标示牌上写着:

『 迷恋孤岛是危险的。』

dream post
Mar 8 2021

这个梦大概源于最近的 KRAV MAGA 训练。 今天的训练科目是潜水。我们二十来人随着墨绿色大巴在雨林中颠簸,藤蔓交错,混浊水坑中跃起一只青蛙。引擎的轰鸣被莎莎的风声安抚下来,变得些许可爱。 行 …<梦 六>

dream post
Feb 22 2021

大得夸张的岩洞,老龄化和幼龄化的村子,劳动交换。

温泉屋,室内滑水运动员花样。John 哲学家偷偷准备着什么

司机在争吵后偷走了我的身份证,之后我们一起观察 买入 被埋入巨大桥拱的白色电线。

dream post
Feb 7 2021

我从未见过如此规整的梯子:45 度斜挎在山腰,两端笔直地延伸出去,灰色混凝土一丝不苟,毫无半点瑕疵,堪称完美。雾气从两边灌木中升腾起来,湿润柔和,混合着松枝的清香,整个视野变得朦胧。 我在山顶租下了一 …<梦 四>

dream post
Dec 26 2020

我梦见雪,水蛭,青色到香四溢的水稻Z

单调的人物琴键

dream post
Jul 9 2020

我们一行人于周六晚上到达越南, 随后一路颠簸在蜿蜒纠结的土路上,夜色浓郁,只有乡间村舍零星的灯火闪烁,到达民宿已是深夜。 等到天明,早早洗漱完,正午时分才到达入口。导游约莫三十来岁,一身朝鲜装扮。随后 …<梦 二>

dream post
Apr 27 2019

五点从办公室出来,拐进巷子,迂回的通道两边挂着 F1 赛车海报,阴云发酵着暴雨,知了也烦躁起来。我加快脚步,祈祷能赶上六点的末班车。等到跨过栅栏,脚下传来大巴发动机的微微颤抖,才感到口干舌燥,应该在途 …<乌镇>

post
Oct 30 2018

六月的时候,从表哥那里领养了一只流浪的橘猫,我们给它起了个新名字:十七。 十七的脸很有轮廓,白色眼眶看起来很有精神也很高傲。尾巴末端有一个拐角,嫂子说是小时候被欺负踩断了尾巴,也因此变得怕人,只要动作 …<十七>

post
Jun 2 2018

离开重庆时,凯鲁亚克门口的樱花刚开,风一吹,簌簌地飘落到草坪和马路。四季轮转,转眼到了初夏,虽然还没听到蝉鸣,可上海已经道别梅雨,准备好升温了。 我开始适应新工作。Vincent …<上海>

post
Sep 10 2017

起床后,空气混着泥土的腥味,窗外湿漉漉一片。7、8月的酷暑被每晚偷偷洒落的雨水消磨殆尽。快到中午时,我开始想做生态瓶。等到吃过午饭,我便挎着包往南山而去。 刚踏上黄桷古道,就又开始飘起雨来。我边祈祷着 …<采集>

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