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 9 2020
我们一行人于周六晚上到达越南, 随后一路颠簸在蜿蜒纠结的土路上,夜色浓郁,只有乡间村舍零星的灯火闪烁,到达民宿已是深夜。 等到天明,早早洗漱完,正午时分才到达入口。导游约莫三十来岁,一身朝鲜装扮。随后 … <梦 二>

post

Apr 27 2019
五点从办公室出来,拐进巷子,迂回的通道两边挂着 F1 赛车海报,阴云发酵着暴雨,知了也烦躁起来。我加快脚步,祈祷能赶上六点的末班车。等到跨过栅栏,脚下传来大巴发动机的微微颤抖,才感到口干舌燥,应该在途 … <乌镇>

post

Oct 30 2018
六月的时候,从表哥那里领养了一只流浪的橘猫,我们给它起了个新名字:十七。 十七的脸很有轮廓,白色眼眶看起来很有精神也很高傲。尾巴末端有一个拐角,嫂子说是小时候被欺负踩断了尾巴,也因此变得怕人,只要动作 … <十七>

post

Jun 2 2018
离开重庆时,凯鲁亚克门口的樱花刚开,风一吹,簌簌地飘落到草坪和马路。四季轮转,转眼到了初夏,虽然还没听到蝉鸣,可上海已经道别梅雨,准备好升温了。 我开始适应新工作。Vincent … <上海>

post

Sep 10 2017
起床后,空气混着泥土的腥味,窗外湿漉漉一片。7、8月的酷暑被每晚偷偷洒落的雨水消磨殆尽。快到中午时,我开始想做生态瓶。等到吃过午饭,我便挎着包往南山而去。 刚踏上黄桷古道,就又开始飘起雨来。我边祈祷着 … <采集>

post

Jul 14 2017
入伏后,温度迅速飙高, 6 月的雨水一下子被吸干,化作湿气混杂在热浪中。 和气温相反,食欲变得萎靡不振,饭量只有冬天的一半了。好在有食堂供应的西瓜块和白菜汤,能勉强吃下一两米饭。不过夏天倒是很容易吃到 … <七月>

post

Jun 18 2017
一个炎热的午后,我伫立在路口,望着来往车辆和行人,不知去向何处。难闻的汽车尾气和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让人感到难受。半小时后,我的腿开始发麻,于是我走回家,打开房门,重重躺在床上,头开始昏沉起来。 这是西 … <空虚>

post

Apr 23 2017
我把头潜下去,水中传来嗡嗡的响声。 正值冬季,雾气和阴云混在一起,灰茫茫的涂抹在天空。而到夜幕降临,又被浴池和山脚的灯光熏得微红。浴池尽头的舞台,艺人正在表演耍蛇,引来水中观众阵阵尖叫。 我起身披上毛 … <温泉>

post

Mar 12 2017
我离开椅子走到窗边,稍稍看了一会儿小区静谧的景色。许多老人围坐在露天走廊里闲谈,门口拐角处,一根梨树孤零零地开着花。细雨断断续续,还未完全停下。草丛里升起一层薄薄的雾霭。 故事中的我,品味着有限而又渺 … <周末>

post

Mar 4 2017
初春的夜晚,我们行驶在蜿蜒的乡村小路,冷风吹进脖子让人蜷缩起来。 我带上帽子无意间抬头,点点星辰如水晶在黑绒布深处闪烁着,地面没有投影,却比任何满月的夜空都要澄澈明亮。真是美得令人惊叹。田埂连绵的蛙 … <初春>

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