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t 5 2019
十二大概是做了噩梦,猛地惊醒,一路向我小跑而来,嘴里不断发出『 喵喵喵 』的呼唤。

Sep 28 2019
最近买了一口铁锅,把之前的不粘锅换了下来。每次收拾完厨房,都要给铁锅洗净烧热,等到开始冒青烟,关火滴少许油,用棕叶刷上一层油膜。晶莹通透,真是一口好锅!

Jun 23 2019
来上海一年又三个月,未来跨越时间而来,我有些喘不过气。

May 23 2019
我对十二说『 快蓬起尾巴,像只松鼠 』它只是不屑地瞄了我一眼,跑到另一边去了。

Apr 27 2019
五点从办公室出来,拐进巷子,迂回的通道两边挂着 F1 赛车海报,阴云发酵着暴雨,知了也烦躁起来。我加快脚步,祈祷能赶上六点的末班车。等到跨过栅栏,脚下传来大巴发动机的微微颤抖,才感到口干舌燥,应该在途 … <乌镇>

Apr 5 2019
湿疹 / 可能是对悬浮在阳光中的花粉过敏,我患上了过敏性湿疹。小时候经常荨麻疹,大概留下了诸多可爱的抗体,以致现在对皮肤类疾病总有无畏的自信,我感觉这湿疹快好了。

Feb 27 2019
zz 搬走后,我说:『 我要删除微信了,保重 』。按下删除,眼泪止不住的涌出,我开始放声大哭。 17 年末,正忙于找工作,在一个依旧灰蒙蒙的下午,我抱着笔记本匆匆钻进凯鲁亚克开始远程面试,等到完成,已 … <再见>

Dec 25 2018
煮咖喱的时候,得不停地搅拌,像是熬毒药的老巫婆。

Oct 30 2018
六月的时候,从表哥那里领养了一只流浪的橘猫,我们给它起了个新名字:十七。 十七的脸很有轮廓,白色眼眶看起来很有精神也很高傲。尾巴末端有一个拐角,嫂子说是小时候被欺负踩断了尾巴,也因此变得怕人,只要动作 … <十七>

Aug 24 2018
我给 zz 讲相识以来最快乐的一天。 那天发生了什么? 我拉着你去参加 zx 的婚礼,我们坐在靠后的花坛边上,你像只小猫把脸凑过来蹭我的胡渣。而后我们去喝咖啡,拍照,看日落。天台之上,你的条纹衬衣显得洒脱,我却满怀心事,想着我们即将分开。 在轻轨站分开的时候,我终于吻了你,然后你蹲下开始流眼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