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20 2020

十二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,缓缓走过来蹲下,默默凝视着我。过了一会儿,它咕噜咕噜地问我。十二啊,我也不知道。

tweet
May 19 2020

我费力爬上山顶,太阳发出白光,谷底幽暗深邃 / 巨硕无比的琴键缓缓上浮,我融化在雪中。

tweet
May 5 2020

我开始使用 NixOS 来应对日常工作。五年之前,我还在使用名为 Crunchbang 的 Linux 系统,后来它停止的开发,出现了继任者 Crunchbang++。 我很喜爱它的简介和高效,便将其主题和一些脚本移植到了手中的 NixOS。 得益于 Nix, 终于免去了繁琐的软件安装配置问题。

tweet
Jan 12 2020

Flemington - Tom Day

music tweet
Jan 8 2020

请假的时候看到年假还有 21 days

tweet
Dec 29 2019

雨天的时候,奶奶坐在门口的木矮凳上,牙疼迫使她用手撑着下巴,水滴从屋檐跌落,无力拨弄着红褐色细沙。

奶奶一直很孤独。

tweet
Oct 5 2019

十二大概是做了噩梦,猛地惊醒,一路向我小跑而来,嘴里不断发出『 喵喵喵 』的呼唤。

tweet
Sep 28 2019

最近买了一口铁锅,把之前的不粘锅换了下来。每次收拾完厨房,都要给铁锅洗净烧热,等到开始冒青烟,关火滴少许油,用棕叶刷上一层油膜。晶莹通透,真是一口好锅。

tweet
Jun 23 2019

来上海一年又三个月,未来跨越时间而来,我有些喘不过气。

tweet
May 23 2019

我对十二说『 快蓬起尾巴,像只松鼠 』它只是不屑地瞄了我一眼,跑到另一边去了。

twe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