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 12 2021

我绞尽脑汁苦苦思索,试图抓住曾经挥之不去的名字,可它已经走了。『失去』大多发生在很久以前,对于珍贵的事物尤其如此。

tweet
Jul 17 2021

我坐在一千五百公里外公园操场的乒乓球台上荡着小腿,约满了下周的拳馆课程,以此赶走最近的窝火烦躁。

tweet
Jun 19 2021

在起床加班前,我在梦里喝了四升咖啡。

tweet
May 8 2021

在画一条桌布褶皱的时候,他停了下来。随着褶皱的延伸,整张桌布变得宽广起来,温和闪耀的银色睡莲一朵朵铺开过去,随着海浪被礁石击碎抛入空中,木质湿润的甲板满是浸透油的粗大索具,显示出无与伦比的力量。

tweet
Apr 18 2021

到了下午三点,暗红色屋顶上开始出现一小片阴影,对面墙壁闪烁着柔和的金色光辉,可它已无法触及我们的院子。

我将后轮卸下,戴上手套卖力刷起飞轮,等到房东翻土种下一颗红枫的时候,飞轮终于泛出微微的银色。

tweet
Apr 9 2021

『所有的人都生活在捕鲸索的包围之中。所有的人生来脖子上就套着绞索,但只是在突如其来地被死亡攫住的关头,凡夫俗子们才会认识到生活中那安静、微妙、无时不在的危险。如果你是个哲学家,即便是坐在捕鲸艇上,你心底里的恐惧也不会多上一丝一毫,不亚于傍晚坐在自己家的壁炉旁,身边放着的不是标枪,而是一支火钳』。

《白鲸》

tweet
Mar 28 2021

去公园的时候,穿碎花裙的可爱阿姨转头小心问我:『小弟弟你这帽子哪儿买的,好好看啊。』

我分享了淘宝店铺,将帽子取下来让她试试,阿姨的爱人在旁微笑点点头说很美的。

离开的时候,阿姨像个小孩子:『好开心!我会有一顶新帽子了。』

tweet
Feb 18 2021

初七的清晨,尽管冬日依旧统治着这座城市,但春天的力量已悄然从树梢中显露出来,阳光明亮而柔和,白色单车闪耀在马路上。

电动公交车悄无声息,紧贴着右边白线,投下巨大的黑色阴影,像一头抹香鲸急速掠过城市,我急忙躲开,匆匆停靠在路边。

tweet
Feb 17 2021

我在浓郁的夜色中醒来,而在刚才的梦中,哥对我说: 睡觉不能朝向西北方,风水不好。

dream tweet
Jan 26 2021

淅淅沥沥的雨水,铁皮水桶滴答作响,空洞而清脆。屋顶追逐嬉戏的猫,步子急促有力。冬日的深夜,它们陪伴着我。

twe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