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镇

Apr 27, 2019

五点从办公室出来,拐进巷子,迂回的通道两边挂着 F1 赛车海报,阴云发酵着暴雨,知了也烦躁起来。我加快脚步,祈祷能赶上六点的末班车。等到跨过栅栏,脚下传来大巴发动机的微微颤抖,才感到口干舌燥,应该在途中买水的。

上海去乌镇大约两个小时。行至上海郊外,有一片低矮整齐的洋房,均匀密集,像一块红绿色的地毯,厚重的云层混杂雾霭,夜色将它们浸入无声的黑暗阴影。稀稀拉拉的六个乘客,除了一对情侣偶尔的低声交谈,只有空洞的引擎声。

到达乌镇车站时,空气中蕴含着一阵花香。而 zz 正在车站不远处安静地等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