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

Mar 12, 2017

我离开椅子走到窗边,稍稍看了一会儿小区静谧的景色。许多老人围坐在露天走廊里闲谈,门口拐角处,一根梨树孤零零地开着花。细雨断断续续,还未完全停下。草丛里升起一层薄薄的雾霭。

故事中的我,品味着有限而又渺小的平静生活,虽然我经常觉得,在我还没完全弄清的生活的另一面,隐藏着怀有敌意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