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

Jul 14, 2017

入伏后,温度迅速飙高, 6 月的雨水一下子被吸干,化作湿气混杂在热浪中。

和气温相反,食欲变得萎靡不振,饭量只有冬天的一半了。好在有食堂供应的西瓜块和白菜汤,能勉强吃下一两米饭。不过夏天倒是很容易吃到凉面。或许是放了碱,凉面的面条不会黏在一起。拌上黄瓜丝,花生米以及其他佐料(有时也会用豆芽替代黄瓜丝),和着稀饭很是可口。我有一位老朋友很爱吃,还在小镇上学时,我们常站在街边小摊旁,一人一份大口吃起来,非常满足。

上班途中,有一个缓慢悠长的上坡道,旁边是几颗挺直的松树和一片草地。偶尔飞来几只棕褐色鸟儿在树底草地里扒虫子,我查了查,说是山噪鹛,但不确定。它们不怕生,往返于树梢和草地之间悠然自得,一点不介意旁边的我。草地里除了挂满露珠活泼的青草,还有一种单叶子且圆圆的草,它们时常成片出现,就像小号的荷叶,也像为露珠遮挡晨曦的绿色小伞。但其实我不太喜欢这个坡道,因为走完它总会出汗。

我经常读书,但你也知道阅读与人是种什么关系。有一天,我注意到我读的书不在与我有什么真正的关联了,是为了填充时间,就像去参观博物馆的人,茫然地盯着里面的展品。有什么东西缺失涣散了。弄明白这个问题花了我一些时间,最终我将范围聚焦到了三类书籍上面:文学,鲜明的论述和技术书籍。它们于我的意义一是了解与生俱来的孤独感,二是认识这个世界,三是兴趣使然。换而言之,我喜欢的书籍必须能让我找到自己的世界。

要是没有工作,我通常读上一个半小时就睡觉。我尽量睡满 7 个小时,充足的睡眠是健康的基石。夏天我不爱关窗,要是中途 4、5 点醒来,就会发现清澈的银色月光洒满床头。

这里的秋没几天,可我还是早早的期待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