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 四

Feb 7, 2021 dream post

我从未见过如此规整的梯子:45 度斜挎在山腰,两端笔直地延伸出去,灰色混凝土一丝不苟,毫无半点瑕疵,堪称完美。雾气从两边灌木中升腾起来,湿润柔和,混合着松枝的清香,整个视野变得朦胧。

我在山顶租下了一间小屋。

两张巨大厚重的木板斜放,形成三角屋顶兼墙壁。老实说,这木板实在大得过于夸张,我思索它们既不像人工合成拼接而成,也决计不会取自这山上的树木。屋内地面的泥土因常年踩踏变得紧实,与更加坚硬的大理石相比,使人安心。小屋有一大一小两间卧室和石头堆砌的简易厕所,并没有看到任何厨具。

不得不提及,我还有一位沉默寡言的室友,他光着上衣,魁梧挺拔,用渔夫帽遮住脸颊,一动不动躺着。我未看清他的脸,但隐隐感到:这是一个异教徒。

晚上淅淅沥沥地落起了雨,雨水浸透床板,我不得不在浓郁的夜色中下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