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 二

Jul 9, 2020 post

我们一行人于周六晚上到达越南, 随后一路颠簸在蜿蜒纠结的土路上,夜色浓郁,只有乡间村舍零星的灯火闪烁,到达民宿已是深夜。

等到天明,早早洗漱完,正午时分才到达入口。导游约莫三十来岁,一身朝鲜装扮。随后我们走进一段发黄的混凝土隧道,墙壁凹凸起伏像哺乳动物的肠道。我们排成一列,静默地前行,原本轻快的氛围也识趣地跟着排到大家后面,隐匿起来。

等到思绪从某处回归,我已身处一片繁茂的地下森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