困惑

Aug 31, 2017

到八月末,刮了几场大风,夹杂着短暂猛烈的雨水,夏天开始有冷却趋势。

与此同时,很多同事离职,离开重庆的计划多半被提前了。我还未曾见过海, 或许会因此往南走,去年天津出差本有机会,可惜没时间走到海滩,只剩下眺望远处的白茫茫一片。

如前面所说,我一直觉得在生活的另一面,有什么东西在冷冷地看着我,等到我疏忽大意,就猛冲进来,将一切砸得支离破碎。

上周末咖啡师小姐带上眼镜真是漂亮极了,不由得偷看好几次,下次能当面告诉她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