采集

Sep 10, 2017

起床后,空气混着泥土的腥味,窗外湿漉漉一片。7、8月的酷暑被每晚偷偷洒落的雨水消磨殆尽。快到中午时,我开始想做生态瓶。等到吃过午饭,我便挎着包往南山而去。

刚踏上黄桷古道,就又开始飘起雨来。我边祈祷着不要变大,边拿出迷彩外套,提着刚买来的塑料小方盒,像是去采集昆虫标本的小男孩,我顿时变得欢快起来。只是鞋子不合适,因为小孩子在下雨天是会穿彩色雨靴的。

等到达林子入口,雨大了些,噼里啪啦地拍打着树叶。林中雾气弥漫,白茫茫一片,将石桥和蜿蜒小道藏匿其中。雨天的水雾和冬日早晚的雾气不同,相对安静乖巧,不随风四处窜动。我在入口的老屋墙角采了好些湿润的青苔,将它们平整地安顿在盒子底部,然后沿石阶往下进入林子,继续寻找其他材料。开始时我还坚持披着帽子,可随着石阶蜿蜒上下,热气上涌,不一会便燥热难耐,只得揭开。早上整理的新发型,被水滴软化耷拉下来,有些像三毛,嘻嘻嘻。

泥土,沙子和青苔都好说,随手既得。但我还想要一截腐化并长有青苔的树枝。或许是离前一阵子的高温来说,这样湿润的天气还未能维持几天,亦或是我只沿主干道寻觅的缘故,直到我决定返程,都未能寻得。只好蹲在老树脚下,撕下几块长有青苔的树皮。

在石阶上的小水坑洗手时生出一股亲切感,雨水在手掌中形成一座摇曳不定的宫殿,等到起身往回走,雨已经停了。这才发现弥漫的水雾已经了无踪迹,不由让人怀疑梦境一场。

意外的是,即将离开林子时,一颗孤零零的小树上,挂着半截墨绿色的腐木。

ecological-bott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