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

Feb 27, 2019

zz 搬走后,我说:『 我要删除微信了,保重 』。按下删除,眼泪止不住的涌出,我开始放声大哭。

17 年末,正忙于找工作,在一个依旧灰蒙蒙的下午,我抱着笔记本匆匆钻进凯鲁亚克开始远程面试,等到完成,已经过了打烊时间,于是我终于听到女店员的低声埋怨,我连说抱歉,抬头看见短发,彩色条纹毛衣,嘴上不满却笑得很甜的你。

后来我拉着你去参加 zx 的婚礼,我们坐在靠后的花坛边上,你像只小猫把脸凑过来蹭我的胡渣。而后我们去喝咖啡,拍照,看日落。天台之上,你的条纹衬衣显得洒脱,我却满怀心事,想着我们即将分开,因为我的工作已经定下,将要启程去上海。

在轻轨站分开的时候,我终于吻了你,然后你蹲下开始流眼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