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 23, 2015

关掉 6 点半的闹钟,花去 7 分钟睁开眼。可等到买完面包、牛奶和咖啡,匆匆赶上公交,K 又睡着了。

年轻人总喜欢贪睡,这不能怪我。他想。

公司的事让 K 感到乏味。他厌倦落后的开发方式,破烂不堪的系统,他说他看到了最丑陋的代码。也可能,只是 K 太固执。

在这两个月里,K 结识了一位新朋友,胆小如鼠,淘气可爱。他认为这是 7,8 月除玩四轴外另一件充满阳光的事。

SS 的离开让 K 不太好受,或许一直都难受,只不过它的离开让 K 更赤裸的面对现实。

忧愁畏怖,自有尽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