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 4 2017
W 同学说晚上是今年最后一轮圆月了。

Dec 3 2017
别在熬夜的时候想事情了,反正第二天起来都会忘光。/ 二十几岁的时候,所以的想法兜兜转转,最终都回到自己身上来。/ 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过来搭讪,等我看到她水灵的眼眸时,她却不好意思了,呆呆地憋了很久,然后小声地问:怎么去北碚?我笑着开玩笑说坐轻轨呀。她却像是松了一口气,一溜烟跑了。拐角之前回头望了一下,像是在说谢谢。/ 一只瘦弱的橘色土狗站在江边打了个喷嚏,然后灵活地越过缆绳跑到船上去了。/ 今晚如果半夜醒来,就能在睁眼时看到丰满的月亮。

Dec 2 2017
每次试衣服时都觉得,这个世界已经忘掉我这种小个子的存在了吧。

Nov 29 2017
聚焦。/ 要是没有记下来,就几乎算是没发生过,工作也好,学习也好,技术也好,心情也好,大都没印象了。/ 翻到了去年写的笔记:『7 月的傍晚,我信步走着,心情忧郁。一个短发,豹纹眼镜,穿背背裤的女孩子顽皮地蹦出来,我就这样邂逅了 X。』

Nov 26 2017
这个冬天的第一次,起雾了。/ 今天像怡人的春天。中午在 Y 同学家,她递给我一本《挪威的森林》,说是我曾经送给她的。我顺手从客厅搬了把椅子到阳台,迎着阳光翻看起来。等到 Y 同学洗完头,我已经睡着了。/ 自律大概是保持平和,脱离空虚的唯一途径。

Nov 25 2017
强哥在催更周六周记。我可能当不了一个合格的程序员了。

Nov 23 2017
昨晚停气,便没洗成头发,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没来气,看着头发乱糟糟的,只好带了个发箍。/ 没想到大家对这个发型这么感兴趣。

Nov 21 2017
明天我该翻出手套。/ 换了电话铃声,报警电话都不那么可恶了。

Nov 19 2017
纹身用肖邦夜曲声纹吧。/ 最喜欢的颜色啊,银和黑。/ 我会时不时清空所有的聊天记录,不然总忍不住去翻记录。

Nov 17 2017
有些作家只为自己写作,他们挖空心思一股脑将孤独涂抹到纸上。太宰治,马洛伊·山多尔全是这类,他们不写出来便活不下去。 可我不是个作家,在这个年纪,我往往想更酷一点。 『害怕的人才会叫喊』。 / 一整天都在听周董,我终于开始想动手写代码。 / 有人在街道飙车,我只好起身紧闭窗户来躲避那恼人的轰鸣声。 / 22 岁快结束的时候,我去烫了一个鸡窝。等到 23 岁快结束的时候,我决定留一次长发。 / 虽然飘着小雨,可这个时候竟还没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