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 4, 2018

『大舅指了指我,无不惋惜地对妈说到:“你看,小时候没有剪掉手,现在的手臂长得不均匀了”。』我想这段奇怪梦境来源于给树木修剪枝条,和摒弃弯曲的枝干一样,剪掉长得不好的手。

/ 斑鸠躲在小区的黄榕树里,咕咕地发着牢骚。爸喜欢养鸽,可是鸽子叫得更难听些。对了,十几岁的夏天里,我和爸去捉过斑鸠来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