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 1, 2017

太阳被厚实的云雾卸去妆容,从屋顶划过,温柔的绯红色像是溏心蛋黄。现在它钻到云层深处,我想今天没机会再见了。

/ 一伙乌鸦,伫立在酒厂旁的路灯上,然后朝竹林公园飞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