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 6, 2015

衣服可以缓缓再洗,可得先把键盘洗了。装键帽的时候,Three 故意把键帽打乱了,他说这样能让我学会盲打,真是好室友。(打这句话花十分钟了)。

/ 倒腾了两天 Docker ,感觉真不错,只是 shareLaTeX 是最终还是没搭建成功,使用 Docker 的初衷就是搭建它来着。

/ 火影终于结束持续了三个月的回忆,接下来是新一轮的回忆,真是* 了狗了。

/ 越大越容易想起家,琐事也好,未来也罢,一些念头没来由的涌上来。要是我离开重庆,这是不是就是乡愁。

/ 用 Python 去简单的爬了爬 DistroWatch,算是我的第一个爬虫。

/ 不知道下周的大四轴的调试会不会有什么进展。

/ 《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》:什么娜达莎,什么阿辽沙,什么卡佳,全都见鬼去吧,扭扭捏捏,哭哭啼啼,我喜欢的只有涅妮,可是她死了。

/ 《永别了,武器》